首页 订货会人才信息其他供求行业资讯品牌库 注册 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代理综合 > 母婴 >

15

育婴师家中虐婴被夫妇手机监控拍到 称因心情差

2017-10-11 00:10 信息发布中心 未知

  9月30日,合肥市民周女士和丈夫带女儿外出购物,把7个月大的儿子悠悠(化名)交由聘任的育婴嫂赵女士在家照看。当日下午,周女士通过与家中监控联网的手机,发现了赵女士的恶行。 2分30秒的监控视频显示,育婴嫂赵女士在客厅中抓起孩子在半空中用力摇甩,还屡次推倒坐在沙发上的婴儿,并扭孩子的脸、打孩子屁股……

截屏图截屏图 截屏图截屏图 监控视频显示,育婴嫂赵女士在客厅中抓起孩子在半空中用力摇甩,还多次推倒坐在沙发上的婴儿。截屏图监控视频显示,育婴嫂赵女士在客厅中抓起孩子在半空中用力摇甩,还多次推倒坐在沙发上的婴儿。截屏图

  夫妻俩看手机 发现育婴嫂虐待儿子

  周女士家住省城北二环中铁国际城小区,女儿已上幼儿园,儿子悠悠才7个月大。今年7月,她通过桐城路上的合肥徽娘子家政服务公司引荐,聘请了育婴嫂赵女士。周女士称,赵女士月薪为4000元左右,她每月还需向家政服务公司支付百余元中介费。“从7月到10月,我支付了四个月工资和中介费,加一起超过了1.6万元。”周女士说,“花钱属自愿,我只希望赵女士能照顾好我的儿子。”

  周女士称,7月初,赵女士入住她家前许诺,除了带婴儿,她还能够做婴儿餐。“可绝大多数时间,儿子的饭都是我亲手做,她只管带孩子。”周女士还称,9月,她发现儿子的腋下莫名青了一块。“赵女士称是孩子不慎碰伤的。不外,当时装置在客厅角落的监控探头,没能拍下孩子碰伤的画面,也没证据证明,儿子的伤是她弄的。”

  9月30日上午,周女士和丈夫带女儿去市区购物,把悠悠交给赵女士在家照看。当日下午,周女士通过与家中监控联网的手机吃惊地看到,单独在家的赵女士正在虐婴。“2分30秒的监控视频显示,赵女士在家中客厅,抓起孩子在半空中用力摇甩、多次推倒坐在沙发的婴儿,扭孩子脸、打屁股……”昨日,回忆起几天前的画面,周女士和丈夫仍无比愤慨。

  承认虐婴事实 育婴嫂跪求雇主原谅

  昨日,记者获取了一段长达3分28秒的监控视频。视频拍摄时间为9月30日16:40,拍摄地为周女士家中客厅。该视频前2分30秒显示,独自在家带娃的赵女士将7个月大的悠悠举过头顶,多次上抛后再猛然接住,随后又抓起孩子的腰身,在半空中用力摇晃。十几秒后,她两手撑着男婴,让他一屁股倒在沙发上。尔后,赵女士直接将悠悠重重地推倒在沙发上,这种动作重复多次。期间,视频中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同时还伴有赵女士“吵人,吵死人了”等责骂言语。孩子哭了,赵女士不仅没有予以抚慰,反而用手扭孩子的脸,多次打孩子的屁股。

  周女士表示,9月30日,她亲眼见到儿子被赵女士虐待后,她先给合肥徽娘子家政服务公司打了电话。此后,夫妻俩赶快回家,当场揭穿了赵女士的行为,涉事的家政服务公司负责人也登门致歉,赵女士承认了虐婴行为,并向周女士家人下跪道歉。

  家政公司道歉 承诺退还雇主费用

  周女士称,国庆假期,她带悠悠去医院检讨,好在未发现孩子身体有显著的损害,但此事给她和家人带来的阴影却挥之不去。她表示,作为向她家引荐育婴嫂的家政服务方??合肥徽娘子家政服务公司对此事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提出了三点赔偿要求,一是退还我所交的育婴师的四个月工资,二是退还中介费,三是涉事家政服务公司必需登报道歉。”

  昨日上午,合肥徽娘子家政服务公司洪姓负责人介绍,公司对此事也很震惊和恼怒,可以说赵女士的个人行为给公司和整个行业带来了恶劣影响。该负责人称,44岁的赵女士在今年2月来公司加入了育婴师资格考试,其间接收过公司的培训,并拿到了中级育婴师资格证。今年7月份,周女士来公司聘请育婴嫂,公司作为中介方,的确向她引荐了赵女士。“这件事发生后,公司已扣留了赵女士一个月工资,监视她不能分开合肥。对周女士提出的有关抵偿诉求,该负责人称会全力配合。”不过,该负责人也表现,国庆节当天,公司方已再次到周女士家致歉,“目前,公司方赞成退还周女士提出的4个月工资和中介费的诉求,但对于致歉的形式,公司暂不认同。”

  育婴嫂自述:迫害婴儿因心情差 现在已知错非常懊悔

  “孩子还好吗?阿姨求求你放过我一次好吗?我不敢打电话是怕影响你的心情……”10月7日下午,在事发一周后,周女士收到了赵女士的微信信息。她得知,赵女士目前在安徽天长老家,“身材也快要出状况了。 ”

  8日上午,安徽商报记者与赵女士获得了接洽。对本人的虐婴行为,赵女士感到十分后悔,也诚心认错了。 “那天,我打骂孩子,是因为我的心情真的很差,孩子哭闹,我就想出出气。 ”赵女士称,他的孩子已经上大学了,正是要用钱的时候,然而丈夫却长年不回家。 “一想到所有事情都要我来承当,我认为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赵女士说,她的资历尚浅,此前没怎么带过婴幼儿,但选择育婴师这个行业,她是盘算长期干下去。“事件发生后,我下跪道歉,拿出4000块钱给雇主,对方也没收。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希望公司和雇主都能原谅我。 ”

  8日,记者从庐阳警方获悉,周女士为此事曾报过警,但警方认为此事尚未形成案件,让涉事方协商处置。

  专业人士提议:父母雇人带孩子应考核受雇者品格

  “政府相关部门应当制定相关法律,严惩虐童者,父母应该增强对受雇职员的素质和品德考察。 ”合肥家政服务业资深人士称,该事件与去年合肥产生的虐童事件一模一样,孩子的监护人都放松了对雇聘人员专业训练及立场等因素的评估。 “考察期是连续性的,即使家里有了保姆,父母也不能放松对孩子的照看与视察,要时刻留心孩子是否有异常行为。 ”

  对于严重违背职业道德,殴打孩子的保姆,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承龙以为,假如给孩子造成了损害成果,冲撞刑法,可以追究保姆故意伤害罪。同时,雇主还可以报案,然后申请进行司法鉴定。孙承龙还表示,雇主还可向法院起诉保姆侵占孩子的人身权力,申请民事赔偿,“因为依照法律划定,保姆抛孩子,让孩子吃自己的脚指头,这些做法都损害了孩子作为独立个体的人身权利。 ”

  中安在线讯 据安徽商报消息

  原题目:夫妇手机监控发现“中级育婴师”家中虐婴,涉事者称因心情差

  

  • 这次来真的!动物保护组织入股LVMH 为保护珍稀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