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订货会人才信息其他供求行业资讯品牌库 注册 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15

女向导带团11年 游客专门从美国飞西安加入其婚礼

2017-10-16 10:58 信息发布中心 未知

  带团11年 游客因为她爱上中国

  今年35岁的彭雯做英文向导已经11年了。这个国庆节,她带着25位外国游客畅游着北京。每次就算带团再忙,她也会保持写“带团日记”,并用照片记载每个团里游客的微笑。

  回想这些年的职业生涯,她觉得自己得到的远多于自己的付出,曾经有一位游客后来从美国飞到西安加入她的婚礼,每次送别时,很多外国游客会和她相拥而泣。她时常觉得,这是一份可能视察不同文化交汇的职业,也是一扇传递中国文化的窗口。

  妙答时常震惊老外

  10月7日上午,故宫内外依旧熙熙攘攘。身穿白色上衣的彭雯用一口流畅的英文引导着25名美国游客迈过了午门。接下来的3天,她将持续带着他们游览八达岭长城、颐和园、十三陵等六个景区。

  “许多老外刚从天安门走到端门就以为已经把故宫逛完了,”彭雯笑着说,“当他们得知逛完故宫还要两个小时的时候,满脸都是惊愕。”

  太和殿、保和殿、储秀宫,相比起这些景点的背景资料,彭雯更愿意告诉眼前这些异国客人的是,建造这座宫殿用了多少劳力、花了多少时间,做房梁的树木来自哪里,如何运输进来的,还包括皇帝是怎么吃饭,在哪上学,怎么上厕所等等。

  “背景性的东西网上一查就知道了,但这些数字组合起来,才是有血有肉的故宫”,彭雯说。她更偏向于从自己的理解和感想解读这座古老的宫殿。

  为了便于外国游客更形象直观的了解自己正在参观的景区,彭雯时常用类比的方式给出答案。比方长城有多长?彭雯的解答是“相当于从华盛顿到丹佛的距离”,“你说有多少多少英里,他们可能也没什么概念,但你这么一说,他们当时就震惊了。”

  保姆、老师兼保镖

  有游客现场问彭雯是不是历史专业毕业,彭雯答复说自己原本是学教导心理学的。2004年,还在西安一家高校念大二的彭雯不顾父母的反对到北京参加了导游资格考试,并顺利通过。

  “我人生中第一次吃麦当劳就是在北京,当时只有八九岁,但是已经喜欢上北京了。”彭雯说。接下来的两年,彭雯再没有让家人给自己出过学费,每逢暑假,彭雯就到北京做兼职导游,挣够学费后再回去。而导游这份职业也让她认识了更多的人,领会到不同文化碰撞交汇的巧妙。

  相对于导游这个说法,彭雯更愿意把自己的工作描写为“陪伴”。因为除了景区游览,她还要负责这些外国游客在游览几天过程中的衣食住行,甚至包括教他们应用筷子、给他们倒水这些小事。“有的服务员听不懂英文,只好我来给他们服务。我们就像他们的保姆、老师兼保镖。”。

  从业11年来,彭雯清晰地记得2008年前后这个行业的变化,“以前来中国的外国游客比较少,2008年之后来的人骤然增多。”此前的很多公共场合没有英文标识给外国游客带来了很多障碍,但2008年前后这种情形逐渐变少。但彭雯以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奥运会的举行让中国聚焦了世界的眼光,让更多的外国友人对这个古老的东方古国另眼相看。“他们开端对我们这个国家有了更多的好奇心,想一探索竟的人也越来越多。”彭雯说。

  做好准备应对任何突发

  游客来自世界的各个角落,提出的问题也五花八门,好比北京的房价,中国的失业率,中国人怎么养老等等。

  “他们来这里不仅是走马观花的看看景点,还想全面地了解一下这个国家。”彭雯说。“我们有时候就像一扇文化窗户,通过我们这个渠道消除他们的一些文化误解。一些游客回国时,对中国的认识发生了很大转变。”

  彭雯曾经带过一个外国游客,对方不喝北京的水,也不吃这里的蔬菜。彭雯告知他,固然北京的自来水没有到达直饮水的标准,但都是经过层层过滤和消毒的,蔬菜虽然是水洗的,但高温烹饪之后,不存在不平安的问题。“最后我开玩笑地问他,你感到我的身材硬朗吗?”一番说明后,这位外国游客终极消除了顾虑。

  作为一名全程陪同的导游,彭雯要做善意理准备应对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状况。有一名外国游客在游览之前告诉她,自己对和花生有关的食品过敏。彭雯订餐前特地询问餐厅是否用的花生油做饭,在得到否认的回答后,又吩咐厨师准备一份不带花生的午餐。没想到,午餐还没停止,这名游客舌头颤抖,几近窒息。

  “我当时的第一反映是他误食了花生。”彭雯给这位游客喝了大批的水,又带他到洗漱间呕吐,最终转危为安。后来询问厨师得知,只管这位游客的午餐里没有花生,但是厨师用了刚做完宫保鸡丁的锅做饭。

  彭雯还遇到过外国游客游览时接到自己一位亲人忽然去世的消息,想要立即返程的状况。“每一个团的情况都不一样,要做好准备面对任何意外的产生。”

  游客飞中国参加她的婚礼

  彭雯的手机相册里,自己为游客拍的照片比自己的照片还多。每带一个团,彭雯都会为他们拍一张群体照。“想看哪一年哪一天带过的团,我随时都能够给你找出来。”而且彭雯多年来坚持的一个习惯是,无论带多大的团,自己都要最倏地地记下他们的名字。

  “你能把他们的名字脱口而出,这就消除了很多生疏感,双刚才更轻易树立起信任关联。”彭雯说。送别时,很多外国游客依依不舍和彭雯相拥而泣。“有的游客还会准备一个信封,不仅有小费还有他们家的详细住址家庭电话,惟恐你忘了他们。”

  这也是彭雯喜欢这份职业的重要原因。在她看来,尽管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但大家之间的懂得和仁慈经常让她激动。还有游客告诉她,“因为你我爱上了中国”。

  让她感受最深的是一位50多岁来自美国印第安纳州的女士Kathryn。

  在2011年7月彭雯的婚礼中,Kathryn从美国老家飞到了她的婚礼现场。“当时非常打动,仅相处过短暂的一段时间,但人家坐那么久的飞机过来。”

  第一次来中国时,Kathryn刚刚和丈夫离婚,情感很丧气。“去故宫、长城、十三陵这些处所她一路上都在哭,但当她在天坛看到那么多的中国老年人晨练、下棋,过得那么快活,她突然觉得自己的世界重新翻开了。”

  现在,Kathryn已经在中国定居,在郑州一家高校任职,并且再婚。彭雯的手机里还有Kathryn身穿旗袍拍摄的写真。

  彭雯说,“我们在本人的工作中可以让更多的外国友人更懂得中国喜欢中国,不仅是从前的中国还包含现在的中国,我认为这是这份职业的奇特魅力,也是我喜欢它的理由之一,我愿意通过我个人的尽力,做一扇传递中国文化的窗户。”

  新京报记者 王翱翔

  • 这次来真的!动物保护组织入股LVMH 为保护珍稀动物